曲小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琴在月明楼(三),魔尊徒弟买一赠一,曲小蛐,寂寞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10章

悬剑宗的弟子们还是进了庙宇。

云摇略作探查便了然,这个她当年闭关时都还不存在的悬剑宗,门下弟子修的皆是剑体——无论先天还是后天,自带肉身抵御,比炼体强悍的丁筱都更胜。

也难怪什么都不知道,却能命大到遇见云摇一行。

悬剑宗一行弟子进到山神庙里时,已是山中傍晚,天色渐暗。

阵符外的魇丝遮得漫山,却挡不住傍晚的落日。

天边的霞蔚就从那片白雾中烧透出来,将整座山披染,美得不似人间。

云摇站在庙门前,隔着结界光罩,望着山野间趁着夜色愈发肆虐的“雾气”。

“师叔,你不进来吗?”丁筱趴在门旁小心地问。

身后庙里,是几个乾门弟子悄然望着这边的不安眼神,像是怕一眨眼云摇就不见了。

“我加固阵法。”云摇顿了下,眼尾抬了抬,她懒洋洋从丁筱身后掠过几名弟子,“盯这么紧做什么,是有雏鸟情结吗?”

话声尾处,恰落到何凤鸣身上。

他顿时涨红了脸,有些恼道:“我们只是担心师叔安危。”

“是担心我安危呢,还是担心我出了什么事,你走不出去呢?”对何凤鸣这样的,云摇惯不知“留情面”三字如何写。

不等何凤鸣辩驳,她转过身。

红衣少女对着山外不知什么方向轻嗤了声:“放心。虽然不太想管你死活,但既然我答应他把你们带进来了,自然是会一个不少地带出去。”

“……”

何凤鸣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

他眼神有些复杂地望着庙门外,那道单薄又张扬的红衣身影就在结界前。被霞色烧透的漫山白雾如一场焚世的火,像是眨眼一瞬,就能把少女吞没殆尽。

悬剑宗的带队长老与何凤鸣是见过的,也很清楚这位乾门核心长老门下的得意弟子是个多么高傲不可一世的心性,如今乍见他如此对着一个年轻女弟子,表情都有些古怪了。

等到两边互通有无——信息上基本是乾门有、悬剑宗无——之后,悬剑宗长老忍不住问了。

“门外那位是?”

何凤鸣回神:“她是我们此行带队的…小师叔。”

“师叔?”对方愣了下,似乎要掰指头捋乾门内的代辈。

丁筱骄傲仰头:“这位可是我乾门小师叔祖门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二月初二,嫁龙王

邂红绸

怪物们的恋人

明月满枝